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胜利 > 阿尔巴尼亚之旅:陌生的“知己”

28
2018

阿尔巴尼亚之旅:陌生的“知己”

阿尔巴尼亚共和国位于巴尔干半岛西南部,面积2万8千平方公里,人口约300万,祖先就是在当地生活的伊利里亚人。

阿尔巴尼亚自九世纪先后被拜占庭帝国、保加利亚王国、塞尔维亚王国、威尼斯共和国统治,曾形成几个公国,1415年起被奥斯曼帝国占领近500年,直至1912年独立。

上个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阿尔巴尼亚是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国家,中国领导人用唐诗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赞誉中阿关系,报刊、广播、新闻纪录电影片充斥着有关阿尔巴尼亚及其领导人的报道,我们似乎都很熟悉这个“屹立在欧洲的社会主义明灯”,如今实地走一走,又会感到对那里很陌生。

首都地拉那人口约70万,城市中心是反抗奥斯曼帝国统治的民族英雄斯坎德培骑马塑像,城市围绕广场展开,周边有政府机构、清真寺、博物馆、酒店、地拉那大学等。

阿尔巴尼亚国会大厦悬挂的国徽图案我们还有印象,黑色双头鹰取自斯坎德培的印章,多山的阿尔巴尼亚由此自称“山鹰之国”。国徽双头鹰上面原来是个五角星,现在已换成了斯坎德培的帽子。

霍查1908年10月16日出生在一个穆斯林商人家庭,中学毕业后曾去法国学习并加入法国共产党,1936年回国任中学教师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阿尔巴尼亚被意大利占领,霍查组织了反法西斯斗争并在1941年建立阿尔巴尼亚共产党,后更名为劳动党,霍查1943年担任党中央总书记。霍查在地拉那的住宅外表看来很普通,但在其执政时期,人们不能走近。

霍查自1946年起担任阿尔巴尼亚党和军队最高领导人,直至1985年4月11日病逝。霍查在执政期间一直以斯大林为榜样,不断对党、政、军高层领导及他们的下属进行清洗,许多人遭到处决。1991年2月,东欧剧变浪潮波及到阿尔巴尼亚,地拉那民众走上街头,推倒了市中心的霍查铜像,焚烧七十多卷的霍查著作。1991年6月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更名社会党,公开评判霍查,与之划清界限。

霍查时期的阿尔巴尼亚宣称是世界第一个、也是唯一的无神论国家,现在阿尔巴尼亚居民70%信奉伊斯兰教,20%信奉东正教,10%信奉天主教,暂新的教堂也建立起来。

霍查执政时期认为帝国主义随时会入侵,修建了数十万个地堡,遍布城市乡村,使用的钢材和水泥大多来自中国援助或由中国援建的工厂生产。这个地堡建在地拉那闹市区,虽然涂成了彩色,与报刊亭杂志上的乔布斯肖像还是形成了强烈反差。

阿尔巴尼亚经济近年有所改善,已有不少酒吧、娱乐场所出现在地拉那街头,但阿尔巴尼亚仍是欧洲最不发达国家。

阿尔巴尼亚濒临亚得里亚海,北部小城克鲁亚是斯坎德培故乡和反抗奥斯曼帝国的基地。

斯坎德培出生在克鲁亚一个拜占庭贵族家庭,其父抵抗土耳其人失败后被迫将儿子送去做人质。斯坎德培在奥斯曼帝国接受军事训练,因战功升职为将军,1443年率300骑兵返回克鲁亚,放弃伊斯兰教,皈依天主教,把克鲁亚作为反抗土耳其的指挥中心。

1450年,奥斯曼帝国10万大军进攻克鲁亚,斯坎德培将自己的1万8千军队分为两部分,一路坚守城市,另一路埋伏在北部山上。战役打响,斯坎德培的军队里应外合,奥斯曼帝国军队人数虽多,却经受不住内外夹击,折损2万官兵后被迫撤军。

斯坎德培1468年1月17日去世,生前一共指挥对土耳其人作战25次,24次获胜。1478年奥斯曼帝国终于攻克鲁亚,1501年再次统治整个阿尔巴尼亚,居民一部分逃往其它国家,留下的大多皈依了伊斯兰教,自此没有再出现过大规模的反抗。

克鲁亚博物馆建在原来的城堡废墟上,展出历史文物和美术作品,有关斯坎德培的题材最多。

克鲁亚小城已成旅游胜地,不少老建筑已改为餐厅、咖啡厅。

卵石铺就的老街有许多纪念品商店,各种物件记录了沧桑巨变的历史,还有不少中阿关系密切时期来自中国的物品。

中国与阿尔巴尼亚曾因共同的“反帝、反修”目标成为关系最为密切的“战友”,中国从1954年至1978年,在自身经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,为阿尔巴尼亚提供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援助,使阿尔巴尼亚成为人均获得中国援助最多的国家,但许多都被浪费掉了。1978年中国停止了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,并走向改革开放,霍查开始激烈反华,两国关系不断交恶,直至九十年代后才逐步回归正常化。

推荐 78

总访问量:博主简介

胜利 胜利

河北出生,北京读书,两广从军,企业工作,现为闲人。

个人分类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