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胜利 > 洪都拉斯之旅:玛雅古城科潘

16
2018

洪都拉斯之旅:玛雅古城科潘

洪都拉斯共和国的科潘隐藏在森林中,是现存于世最完整的玛雅遗迹,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。

玛雅人三千多年前来到科潘,公元七、八世纪达到鼎盛,有3万人生活在这里,现在看到的金字塔、神庙、球场大多为那个时期建造的。

中美洲是玉米的发源地,这种高产作物为玛雅人的生存提供了食物支撑。西班牙殖民者在十六世纪把中美洲的玉米,南美洲的甘薯、马铃薯、花生等带到欧洲,继而传入亚洲,是那一时期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人口迅速增加的重要原因。

祭祀金字塔有63级石阶,由2500块刻着象形文字的石块垒砌而成,两侧雕成巨大的花斑蟒蛇,祭司在这里拾阶而上,登上30米高的塔顶,主持盛大的祭祀仪式。

这座金字塔中间镶嵌的石雕为骷髅造型,据考证玛雅人曾以活人祭神。

科潘像其他玛雅城邦一样建有球场,但比赛之后究竟是获胜者荣耀地将自己的生命祭神,还是失败者被处死以祭神,是两种完全相反的说法,不知哪个符合真实历史。

科潘遗址保存着36块完整的石碑,上面刻满图案和象形文字,1960年一位玛雅学者破译了大部分文字,从此世人得以了解波澜诡谲的科潘历史。

按照学者的解读,科潘曾经被一些名字很古怪的首领统治,如灰虎、十八兔等,多次出现内斗和混乱,特奥蒂瓦坎和蒂卡尔等玛雅城邦的贵族曾来此访问。

科潘有许多人物石雕,可能是玛雅信仰中的主神。在各个地区人类发展历程中,几乎都有过多神教的阶段,之后才在西亚出现了更能自圆其说、也更能吸引信众的一神教。

一个巨大的人头像是玛雅人最崇拜的太阳神,另一个则不知是何方神圣。一直有人以宗教信仰、生活习惯、相貌特征等,推论玛雅人是商朝人的后裔,但并无可靠证据。学界认为有一些美洲土著是从白令海峡过来的亚洲人,时间却是远早于商朝的距今两万年前。

科潘建造了许多等级分明的住宅,以祭司最高,其次逐级为王室、贵族、平民。

玛雅人在战争中会杀死男性俘虏,而女性作为自己的妻子或拿去交换,这种陋习流传至今,在洪都拉斯西北部山区,男人可以在集市上拍卖自己的妻子。

科潘地区覆盖着火山灰的肥沃土地适宜农耕,又控制了玉石贸易,使当时的玛雅人能够积累大量财富,建造规模宏大的城市。

科潘的衰落出于多种原因,其中之一是过度砍伐林木导致环境恶化。公元1250年整个地区没有了人类活之后,自然生态才得以缓慢恢复,重生的森林把科潘隐藏了许多年。

科潘是在森林中产生的玛雅文明,与人类发展历史常见的大河文明、海洋文明相比,更封闭也更迟缓,水平比较低。任何文明如果没有其它文明的碰撞,往往陷于自我循环,但另外的文明突如其来,本土文明可能是新生,也可能是毁灭。

洪都拉斯共和国面积11万平方公里,人口820万,印欧混血占83%,印第安人占10%,绝大多数人信奉天主教,是拉丁美洲经济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,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。

这个中美洲国家自1524年沦为西班牙殖民地,从1821年独立至1978年,政权极不稳定,157年间发生过139次政变,堪称世界之最。

洪都拉斯是以山地和高原地形为主的国家,我们入住的酒店坐落在山脚下,空气清新,环境不错,开阔的草地适合举办大型活动。

洪都拉斯是世界第十大咖啡出口国,民众的饮食以玉米、大米、豆类为主。我们酒店的餐饮基本上是西餐,也有当地特色食品。

科潘在玛雅城邦遗址中不是规模最大的,其雄伟壮观不如危地马拉的蒂卡尔和墨西哥的奇琴伊察,但科潘有门类完整的建筑和信息丰富的石碑,使人们能够更加全面地认识玛雅,因而考古地位很重要。科潘的衰落是因为战争、疾病、水旱灾害、环境恶化等多种原因,到十三世纪就完全沉寂在了热带雨林中。1567年西班牙殖民者路过科潘,只是报以匆匆一瞥,毫无兴趣,又过了二百多年,美国人史蒂芬重新发现了科潘,并使之呈现在人类面前。

推荐 24

总访问量:博主简介

胜利 胜利

河北出生,北京读书,两广从军,企业工作,现为闲人。

个人分类

最新评论